六十八周年國慶講話

六十八周年國慶講話
管治之道――記於中共十九大前夕

    今年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六十八周年,我們先回顧國家近幾年來的成就。習近平主席上台後的中國,承接前人的耕耘和創造,繼續處於發展階段。在經濟上雖然風高浪急,問題多多,但引用國家領導人所說:「仍平穩較快地發展。」中國目前已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系,國內生產總值跟美國的差距已由習近平上台前的兩倍(美國高於中國)收窄到不足一倍;中國的外匯儲備仍然是全球之冠,至2016年底大約有三萬億美元。2016年的中國人均收入,已增至八千多美元。中國在國際經貿活動上的影響力也在加強,在世界銀行、世界貿易組織、國際貨幣基金會等機構中逐步爭奪更大的話語權;估計中國日後強化「亞投行」並進行有效的金融改革之後,將會更規範化。至於軍事、科技、太空發展等方面,也有顯著的成績,在此不贅了。
    上述所說的不是甚麼豐功偉績,而且在發展過程中也有很多問題,走了很多彎路,出現大量浪費和內耗,製造了嚴重的貪腐,但從中國近三十多年發展的縱向角度觀察,卻不能否定中國的總體國勢是前進的。即使對中國問題有許多不滿,但值得肯定的東西還須客觀對待。
    習近平上台後,令人擦亮眼睛的是他嚴打貪腐,那怕他們是中央要員或是封疆大吏,中央政府先後懲處了薄熙來、周永康、令計劃、蘇榮、徐才厚、郭伯雄等人,還整治了一百多名高官,向海外追緝經濟犯。這些凌厲的打貪反腐措施都是之前的領導人所不及的。
    不過,人民的要求不單是經濟發展,國力強大,還有很多公民和政治權利的訴求。習近平上台後,在這些方面卻令人愈來愈擔憂。例如:

  • 高度集權:習近平兼任中共總書記、國家主席、中共和國家中央軍事委員會主席,還包括多個小組組長,已集大權於一身。他的集權程度甚於鄧小平、江澤民和胡錦濤,趕超毛澤東。
  • 政治和意識形態走回頭路,不斷收緊:例如:提出禁制言論的「七不講」;強化「國家安全法」和「網絡安全法」;要求「黨媒姓黨」,其他傳媒跟黨走;加強互聯網控制等。
  • 破壞法治:例如對維權律師的「七.○九大抓捕」、製造新的冤假錯案(劉曉波案、高瑜案)。

    今天,擺在我們眼前的矛盾,實質是封建王朝管治模式和意識,與包括民主、自由、人權、法治在內的現代文明之間的矛盾。
    那麼,一個國家、一個社會,最好的管治是甚麼狀態?最壞又是甚麼狀態?法家嚮往的「富國強兵」之道,又是否今日中國所追求的治國目標呢?
    道家老子提出的論述,可能適用於現時的形勢。《道德經》第十七章說:「太上,下知有之。其次,親而譽之。其次,畏之。其下,侮之。信不足焉,有不信焉。猶呵!其貴言也!成事述功,百姓皆謂:我自然。」
    「太上」,就是最好狀態;「下知有之」,就是民眾知道有政府的存在,但不當一回事。因為政府只是維持秩序,百姓自發自理,而毋須受到規管,人人自律、自在、自由地去做自己的事。
    「其次,親而譽之。」次好的治理狀態,就是愛戴而讚美政權。治國而能夠得到人民的愛戴讚美,因為政府推行「德政」、「仁政」而使百姓受惠。
    「其次,畏之。」再次一等的治理,是人民畏懼政權,這是依靠暴力、威嚇進行統治的狀態。百姓既不是僅僅對政權「下知有之」。享有自由,也不是對政權「親而譽之」地得到恩惠,而是只有恐懼。將統治建立在百姓恐懼基礎上,這就是所謂的「威權政治」的管治模式。
    「其下,侮之。」最下等的統治,就是民眾既不尊重政權,也不畏懼它,而是看不起它,蔑視它、嘲弄它、辱駡它。
    「猶呵!其貴言也。」「猶」就是猶豫,「貴言」是指掌權者不能多言,以免政令繁多侵擾百姓,要猶豫、謹慎、珍惜自己的言論。
    「成事述功,百姓皆謂:我自然。」意思是當事情做好了,在講述功勞的時候,百姓都說:是我們自發地幹的。若這個社會人人做出成績都說:「我自然。」它的前提就是每個人都是自己的主人,人人都自主、自由、自尊、自律,由下而上,統治者毋須事事管束,這就是治理國家社會最好的狀態。因為「民強」才是真正的「國強」。
    《管子.牧民篇》說:「倉廪實則知禮節,衣食足則知榮辱。」今天,中國人民已不再滿足於生活溫飽,正進一步追求公民權利。再過一些時候,公民權利的意識還會擴散,跟着就要求政治權利。香港人的追求,正體現了這個規律。因此,如果人民的要求提高、但統治者不能隨着水漲船高,最後只會沒頂。今年十月,中共將會召開「十九大會議」,它能否回應中國人民的訴求,以及好好規劃國家在二十一世紀要走的路向,讓我們拭目以待吧。